圖書首頁 | 專題 | 連載 | 新聞 | 書評書摘 | 訪談 | E-book | 書城 | 組合查詢
熱點推薦

錢文忠 黎東方 多麗絲·萊辛 丹·布朗 奧爾罕·帕慕克 米蘭·昆德拉 郭敬明 余秋雨 村上春樹

您的位置:易文首頁>>圖書頻道>>評介

回歸馬德里:《格爾尼卡》悲情的歸鄉之路|《從蒙娜麗莎到格爾尼卡——名作背后的秘密》書摘

2021-6-22 15:23:17 來源:易文網


被撕裂的西班牙
  1937年1月,正值弗朗西斯科·拉戈·卡瓦列羅(Francisco Largo Caballero)政府統治下的西班牙,時任西班牙美術部長的喬澤·列諾(José Renau)找到了畢加索。這時畢加索在巴黎,而巴黎也即將于1937年的5月25日承辦以“現代生活之藝術及技術”為主題的世界博覽會。

  喬澤·列諾找上畢加索的原因,是希望他能為這次在巴黎的世界博覽會創作一些畫作,使得世界人民能夠從藝術層面感受到西班牙目前所處的戰爭帶來的困境。這時的畢加索已經是當時最出名的藝術家之一。畢加索習慣進行“自己的創作”,而不是“委托的創作”,但在此時,他確確實實牽掛著正處于悲劇與戰火中的祖國。他的母親仍生活在巴塞羅那,所以有關于西班牙、尤其是巴塞羅那的消息時時牽動著他的心。生活在巴黎的西班牙同胞們之間也不斷分享著戰爭的消息,互相寬慰著有關于祖國的傷痛。于是,畢加索決定拿起畫筆,創作一幅具有反抗精神的畫作。

  當時的畢加索在不久前剛剛移居至法蘭西島伊夫林省的一座村莊,在接受喬澤·列諾的委托之后,他決心創作一幅極大畫幅的作品,因為他期望以更大的畫幅表現出更多的力量。因此,畢加索提出申請,他需要一間極大的畫室,來創作這幅巨大的作品。西班牙便以一百萬舊法郎的價格買下了巴黎六區大奧古斯汀街的那間谷倉,改成畢加索的畫室。這一處建筑是很具歷史氣息的,巴爾扎克的《無人知曉的杰作》便是在此處創作得以出版。畢加索開始潛心思考,但四個月過去了,他仍然沒有找到一個極富張力的主題。

  1937年4月26日的下午,確切地說是下午的三點十五分,納粹德國空軍兀鷹軍團幾乎是毀滅性地轟炸了西班牙北部小城格爾尼卡城。這一日正逢小城的集市,居民們在沒有一絲準備時,忽然迎來了炮彈與轟炸。德國空軍不停地轟炸了三個小時,飛機盤旋在街道的上空,發出使人絕望的聲響。飛機上首先丟下來的是爆破彈,炸死、炸殘了很多人;其后開始往下丟火彈,熊熊火焰立即開始吞噬殘存的居民和房屋。格爾尼卡城陷入了無盡的火焰和炮火之中。當時《紐約時報》的戰地記者喬治·斯提爾(George Steer)滿懷激憤地作出一篇報道,報道稱格爾尼卡城上方升起的炮火和煙塵,在十五千米之外仍能被看到。

  聽聞格爾尼卡城的悲慘狀況之后,畢加索怒火熊燃,熱血上涌。那些悲痛的、無法停止的淚水和那些洶涌的、無法被遣走的怒氣,使他摸起了他的畫筆。反對戰爭,是描述戰爭的最好的題材啊。畢加索開始了《格爾尼卡》的創作。

成熟之期
  畢加索憑借著極大的熱忱,迅速完成了畫作。他從1937年5月1日開始創作《格爾尼卡》,6月4日正式完成。在這三十五天的時間里,一幅偉大的作品誕生了。創作過程是很不容易的,因為這幅畫有三米半高,所以在繪制畫面上方的內容時,畢加索需要爬到梯子上,用一把很長很不適手的畫筆進行創作。創作期間,朵拉·瑪爾(Dora Maar)經常站在畢加索的身后,她觀察畢加索、觀察《格爾尼卡》,拍攝了很多畢加索創作《格爾尼卡》期間的照片。朵拉·瑪爾有時也以攝影者的角度對畢加索提出一些關于《格爾尼卡》的建議,畢加索采用了不少,這些建議也為他的創作提供了一些新的視角。畢加索最終將《格爾尼卡》的畫布長寬比例調整為類似一張明信片的長寬比,這也使得《格爾尼卡》后來被大量印刷在明信片上,在世界范圍內很快得到流行。

  完成之后,《格爾尼卡》被運到了巴黎博覽會的西班牙展廳。盡管巴黎博覽會在5月25日就正式開幕了,但西班牙展廳是直到7月12日才面向大眾開放的。在展廳的入口處,張貼著一張拍攝士兵的巨幅照片,照片下有這樣的條語:“我們為西班牙的團結而戰,我們為西班牙的領土完整而戰”。在畢加索作品的旁邊,還有胡利奧·岡薩雷茲(Julio Gonzalez)、阿爾貝托·桑切斯(Alberto Sanchez),以及胡安·米羅(Joan Miro)等西班牙大藝術家的作品。

  在接受采訪時,有人就“為國家的反戰”與當時西班牙國內所謂的“佛朗哥主義”(自1936年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建立的政體!g者注)提出質疑,畢加索回答道:“在西班牙的戰爭是反人民、反自由的。而我一生的創作,歸根結底,是在反對這些‘反人民、反自由’的行動,以及反對藝術的死亡。在這幅被我命名為《格爾尼卡》的作品中,我明確地表達了戰爭的恐怖與悲慘,戰爭使西班牙變得灰暗,使人們陷入痛苦與死亡之海中!

以祖國之名
  面對這幅巨幅畫作《格爾尼卡》,公眾的看法是分成兩派的。支持者說這是天才之作,反對者說實在滑稽。此次世界博覽會的德國展館中傳出聲音嘲諷說,一個畫得像小孩子作品的藝術家,并不能被稱為是真正的藝術家。英國《旁觀者》(Spectator)雜志的評論家安東尼·布朗特(Anthony Blunt)撰文稱畢加索的《格爾尼卡》像是“一場私人的頭腦風暴”。不過對于這幅畫的評論似乎是可以以政治立場來分別的:右派的,大多是反對者;左派的,大多是支持者。

下一頁

http://www.ewen.co

    



|公司簡介|廣告服務|聯系方式|

中華人民共和國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滬)字001號

滬ICP證020698

版權所有:上海數字世紀網絡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